Ouch!

un bacio ancora

©Ouch!
Powered by LOFTER

Amore mio

To Taylor


很高兴,你赶上了救援艇。


对你来说和我交谈的三四天是不是很短?

但你不是第一个泰勒,我们相遇也不短了。

别担心,我的意思不是你是克隆体,你依然是你自己。

我没在开玩笑。

嗯,第一个‘泰勒’和你遇到了一样的情况。对的,一样糟糕。

但对于他,我很抱歉…是我的懦弱与保守害死了他。

真的是我的错。

我还记得,他在最后说的那一句话。

原来,死亡是那么的痛。

我把这句话刻到了心里。

尽管我和他未见过面,但他却信任我的每一句话,把他的命运交给我来编写。

但我…但我还是辜负了他…他的死亡无疑是我所一手造成的,我真的真的很难过,让他死前还那么痛。

真的,真的,很对不起啊。


事隔一个月,我遇到了你。

你很像他。

但我不想再促成另一个人的死,所以回答你时,我总是让你做些我都觉得不可思议的事。

总觉得,多探索,你就多一丝希望。

你还怪我差使人总是不客气。:)

现在我很开心对你有了有效的帮助。

但在你面对“绿海"时的那一刻想要放弃时,我真的很怕很怕,你要对我说出那一句话,很怕很怕,我的指引带你走向痛苦与失望,走向一条错的路,甚至让你对我产生失望或后悔。

……



我很开心,非常开心,你最终证明出了我并没有带你走向死亡,你的‘谢谢你’让我得到了肯定,谢谢你,真的谢谢你。让我在生日的这个晚上得到慰藉。

噢,我并没有在哭。

再见。

[通话结束]


脖子还好吗?